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春色> 韵筑的蓓蕾嫩肉

韵筑的蓓蕾嫩肉 - 韵筑的蓓蕾嫩肉

五点了,虽然清晨的风是冰凉的,却仍带不走我的一丝倦意。高速公路上
稀少,我却无心享受这难得的畅快,一方面是睡眠有点儿不足,一方面是不得不驱
车赴约的无奈。

  记得昨天当公司老大微笑点头的那一刻,我就期待着休假,这可是费尽心血,
用企划案换来的,心想,终于可以好好休息,睡到头肿起来,嗯.还可以利用这个
时间..此时手机响起,那一端传来老妹的声音。

  「哥,一件事情和你商量一下好不好」虽然她的语音充满一种愉快,可是我却
开始反射性的一阵紧张,因为老妹口中的「商量」通常是一种「要求」,甚至是一
种「威胁」,一定有什幺烫手的山芋硬丢过来,等着我去接。

  「喂喂喂,少来,每次妳说的都没好事,我可告诉妳喔,我难得休…」为了避
免万一,我得先把话讲在前面,不料,她比我撂的更快。

  「好啦,好啦,以前我那个死党阿,韵筑有没有,她今天从旧金山飞回来啦,
我明天要上班,你帮我去接她!」

  「可是..我休假耶,我正想好好..」这下还得了,得来不易的假期竟然还
要等飞机接人,还当司机!我急着想推掉。

  「好啦好啦,韵筑你认识嘛,帮帮忙啦,003,先谢谢啰!」

  「喂喂..」回答我的,是一阵沈默,真是该死,偏偏叫我去接,这简直就是
强暴我的假期嘛!先前的兴奋彷彿被人当头淋一盆冷水,突然间,我也好想加班哦
!没想到恶梦尚未结束,我查到华航003班机到达时间是早上5点30分,我就
有一种晕眩的感觉,因此心情一直恶劣到现在。

  这种心情,并没有随着眼前熟悉的高挑美女而改变多少,韵筑高中时就和老妹
同班,俩人还读同一所大学(不同系),说是我的第二个妹妹并不为过,就因为是
熟人,我就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沮丧。

  「小哥(我是长子,她降子叫是有原因的,说来话长),很抱歉,还要麻烦你
来接我,都是小慧啦,就说我想先回家,可是她说什幺都不肯,说是下班后要和我
去玩,真拗不过她..小哥,真是抱歉耶..」她的神情,一贯的有点腼腆,可能
是不悦爬了我满脸。不过听韵筑口中堆满抱歉,反而让我感到不知如何回答而手足
无措了。

  「没..没关係,反正今天也没事,放假嘛,我们都很高兴妳回来,来来来,
行李我拿!」为了化解僵硬的气氛,言行中也加了点热情。其实这又不是韵筑的错
,我怎可将对妹妹的牢骚转到她的身上呢,这未免太小家子气了吧!

  回台北的途中,我们简单的闲聊着,透过车厢内的后视镜,我发现韵筑的脸色
明显的有点憔悴,「不舒服吗,脸色不太好喔!」熟人了,透露些关心也是应该的


  「喔,嗯,头有点昏,可能是时差吧,吹吹风好了」说罢,她便将车窗玻璃大
开,清晨的凉风就充满车室,约过半个多小时,已经到家了,看看手錶,也已经快
7点了。

  「来,家里的钥匙先给妳,四楼没忘吧!小慧的房间老样子妳知道的,我帮妳
拿行李」看她踉踉跄跄的离开,心想,待会顺便将洗澡水放好,让她洗完澡好休息
吧!虽是熟人,也别让人说我们都不会待客。还好行李不是很重,拿到四楼,只见
韵筑趴在老妹的床上,拖鞋都没脱,显然睡着了。

  「喂,我知道妳很累,不舒服想休息,不过先洗个澡可能会轻鬆一点吧!」我
一边说,一边用脚摇着她,就像叫我妹起床的样子,只见她手抬了抬,又无力的放
下,脸上还有些红红的,我见状顺手摸一下她的额头,哇!烫烫的耶!记得冰箱里
还有些舒跑,我就倒了半罐,加在一大杯温开水中,让她喝下。

  当我将她的鞋放好,行李也摆好的时候,看见韵筑冒一身大汗,嗯,冒汗是退
烧前兆,很好,可是得注意保暖。我从五斗柜中拿了件乾毛巾预备给韵筑用,看见
她躺在床上,胸口随着呼吸起伏,不禁有些异样的感觉,华航的制服,穿在女生的
身上,还真是好看!

  不知为何,突然有种怜惜的想法与冲动,我告诉自己,就帮她擦擦汗吧!轻轻
坐到床沿,扶起韵筑,「妳流了一头汗,我帮妳擦擦」一边说着,我一边拿乾毛巾
轻抚她细緻的脸颊。韵筑真算的上大美女,瓜子脸,挺鼻樑,小巧的嘴,白皙的皮
肤,加上一双大眼睛,所谓的美女应该也差不多在这个範围(后来知道华航蛮多都
是这样的)。

  我擦乾她的脸,再用冷水毛巾帮她拭一下,显然,她舒服许多,闭着眼,说:
「小哥,我好多了,这样就好,谢谢...」突然间,我有种失落感,赶紧接着说
:「妳汗流了一身,我先帮妳擦擦脖子,待会儿妳洗完澡好睡觉。」

  「这...这样不好吧?我自己来就行...」韵筑连忙坐起来,还把冷毛巾
拿过去,没见她擦拭的动作,却是一直摸着自己的额头。

  「妳看,妳坐都坐不好,还擦咧,我帮妳服务一下,啊,不收钱的喔!」为了
化解这个僵局,我开玩笑的说,说的同时将她放倒在床上,擦了擦她的脖子。韵筑
的脖子,会让男人着迷,白皙的皮肤,很细緻的样子,仔细看,还长着柔细的毛髮
,不知道直接的触感如何?

  擦着擦着,我提议:「妳长途飞行,又有点着凉,这样子好不好,妳先洗个热
水澡,我帮妳弄点吃的」不知怎幺回事,我展现前所未有的温柔体贴。看到韵筑投
来怀疑的眼光,我连忙解释:「呵呵呵,病人特权!」同时也讶异似乎除了怜惜,
好像有别种感觉在酝酿。

  当韵筑洗完澡,吃完早餐,回房休息时,我在客厅走来走去,想挤一点下午的
计划,努力了半天,还是白费,因为我脑中只是想到:再去看看韵筑。打定主意上
楼,真好,门没关,韵筑侧躺床上,我轻轻爬上床到她身边,摸摸她额头确定烧已
经退了,此时她突然翻过来,我赶紧跳下床,过一会儿又翻过去,我一方面知道和
时差、病魔对抗是很不好过的,一方面也知道:机会来了!

  「我来拿个东西,看妳翻来覆去的,好吧!好人做到底,让你享受小慧的特权
好了!」说着便不分说,在她右肩和脖子接合处轻轻揉了起来。说起来,按摩我可
是非常拿手的,可是经过专业美髮师(表姊)指导过喔!也因此老妹常常强迫我帮
她服务,说是「复习」。

  「不.不用了啦..嗯..」刚开始韵筑明显的拒绝,不过我揉了几下,很明
显,她开始觉得相当受用,就不拒绝了。我使出浑身解数,从后脑勺,后颈,太阳
穴,一直到肩膀,肩胛骨..无一不受到照顾。「嗯..好舒服喔,小哥,这样会
睡着..」这正是我的本意,不过我还是说:「妳太累,能好好睡个觉也不错啊」

  一边揉捏着,一边将韵筑放趴在枕头上,然后开始揉着她的肩,「我看就帮妳
做全套的吧,妳喜欢的话...」我自顾的解释着,不过意外的,韵筑并没拒绝,
只是叹口气「嗯」了一声,享受着放鬆的舒泰。我边按摩,边不着痕迹地将她休闲
服的下摆,拉出牛仔短裤,然后,顺势就伸进去直接与她背部的肌肤接触。

  「哦,这样不.不好...」虽然她这幺说,但令人难以抗拒的按摩却早已开
始了,就如我想像,韵筑的肌肤非常滑腻,好像涂了一层非常薄的奶油,很细很柔
,触感一流,最重要的是,游走整个背,竟然没有任何的突起,此时我开始在她耳
朵边灌着迷汤(也是事实啦):「妳的皮肤好滑哦,用的欧蕾没有过期喔!」听她
轻轻笑着说:「哪有!」不过听的出有一点点得意,成了!跨出一步。

  双手没闲着,又说:「哇,妳背后没有半个痘子耶,小慧要检讨啰!」如此半
调笑式的称讚,一句句让韵筑一次次的放鬆,终于,关键性的时刻到了。

  「妳已经放鬆多了,不过还不够,因为每次都会被妳弄一下弄一下...我照
实说,妳不要多想阿..」虽然没有提议,但我的双手却催促她做出关键性的决定
,看她游疑着,决定给她临门一脚。「妳还是趴着,我排除万难,想办法帮妳放鬆
全部的肌肉好了」说着,手加重了些力道,因为我感到韵筑的肌肤已经微热,可以
加重一些,增加感受度。

  「嗯.这样好了,小哥,你..就帮我拿下来好了!」yes!成功!只见韵
筑闭起双眼,我则一边按摩她的肌肉,先从袖子拉出两边的肩带,然后用一只手很
快又轻柔的将背扣打开,我知道这时千万不能毛毛躁躁的就降子一扯,而是一边带
给她舒适,一边轻轻托起她的肚子,她起身一些些,就轻轻一抽..ok,成功一
大步!

  一边继续带来舒泰,一边轻声讚美,间杂着调笑,当然,我注意到在韵筑美丽
的背影两侧,胸部外围优美的弧线,我需用极大的意志力避免碰触它们,并且刻意
绕过。过了一会儿,我轻轻说:「我现在要用两手拇指放鬆妳的背脊旁边肌肉,等
等如果不小心.我是说如果.嗯.那个..碰到,别打我哦!好痛耶」

  此时韵筑已经完全沈醉在舒适之中,轻轻笑了几声,点点头,连拒绝都没有了
,我就大着胆子,拇指揉着背脊,其他四指则在她身侧游移,偶尔,轻轻碰着早已
望眼欲穿的曲线。

  虽然只是轻轻的扫过,不过那种滑腻柔软,却非笔墨所能形容。随着时间的增
长,我的手指和韵筑的胸部外侧接触的次数就越来越频繁,渐渐的,我重点放在其
余四指与那道弧线的接触,她马上有感觉,并说:「小哥,这样好像不行..嗯.
.」这种毫无力量的拒绝,轻易的被我印在她脖子上的吻,以及随后轻舔的舌头所
击败,我双手划个弧,从韵筑腰际而上,直接将双掌盖上她的胸部,并且轻轻的揉
捏着。

  「小哥..」随着一声轻轻呼唤的淹没,韵筑的呼吸变的沈重,我轻轻将她翻
过来,两手从polo衫下爱抚着她充满弹性的柔软滑腻,并且在她的双唇轻轻的
吻着,她的双颊嫣红,眼睛微闭,感受着我的挑逗。

  「小哥,不是说..按摩的吗?怎幺变成..嗯..」虽然是这样的疑问,可
是韵筑并没逃开,有点羞怯,却更多陶醉。我吻着她,并且轻轻将她的上衣拉起,
我感觉到她稍微有些瑟缩,便将双手绕到她的背后揉捏她的背,边揉边吻着她,并
且利用手肘内侧将她的上衣拉起。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动人的椒乳,我吻着她,舌头身过去追逐她的舌,一方面将
她轻轻的搂起,先退去右臂的衣服,然后是左臂的,最后再迅速的穿过髮际除去那
层障碍,同时双手也覆上她的双峰。

  韵筑的胸部并不是很大,依我的估计大概是B吧(后来证实真的是B)!不过
形状却非常的美,自然带有的重量感,让它看起来相当的饱满,浑圆的形状,自然
营造出凹陷的乳沟,乳头则因先前的抚触,傲然地挺立着,并随着她的呼吸起伏,
围绕旁边的乳晕形状完美,一点也不会因为它稍暗的色泽而减低它的吸引力。

  这等诱人的鲜果不嚐岂不可惜?吻着韵筑的唇,拇指轻轻撩拨她的乳头,然后
用食指在乳晕上画着圈圈。用舌尖轻轻舔着她的唇,然后一路轻啄而下,停留在欢
欣鼓舞的乳头上。此时手执韵筑双乳,有韵律地揉捏着,舌尖在她的乳晕上画着圈
圈,不一会儿,就将她的乳头含住,轻轻的吸吮,并且用舌头在口中不停的逗弄。

  想必这招带给韵筑相当大的震撼,她不由得弓起身,抓着我的头,开始娇喘连
连。「哦..小哥,你的舌头..好厉害喔,跟谁学的啊?哦..嗯..」

  「这是我在妳身上发挥的创意啊!很舒服对不对?」说罢继续感官的攻击,同
时右手逐渐往下滑,经过平坦的小腹,正要往下时,感觉到韵筑稍稍紧张的一夹。
没关係,为了攻陷眼前的大美女,得使出最大的诱惑,以及相对最大的耐心。我开
始吻着她的脖子,并用左手继续乳房的攻击,右手则在大腿附近,点着欲望的火把


  「韵筑,妳的胸部真是好诱人喔,当妳的情人实在是有福啊!」说着,继续双
腿的爱抚,感觉到韵筑稍稍放鬆了,很好!

  「哪有,我飞来飞去的,经常不在国内,以前交过两三个男友,都因为难得见
面就分了..嗯..」

  「可是人家说,小别胜新婚啊,不常见面感情听说会更好耶」说话的同时,攻
势仍然不减,这有效的让韵筑放鬆下来,接下来开始再她的两腿内侧游移,先不直
接攻击重点,让她习惯我的手。

  「不过可惜我常常是"久别",所以每次都..哦..那里..」说话的同时
我的手已经伸进短裤的裤管,隔着丝质的内裤,覆上她的高耸的阴阜。这时她双腿
自然地一夹,我的手便先留在上面,等到她双腿的力道不再,我的手掌就贴着她的
阴阜慢慢移动,抚触丝缎的光滑,以及其下的温暖。

  「小哥,你.怎幺..摸那里..这样..不行」话虽这样说,不过在我有效
的攻势下,韵筑已经放鬆双腿的力量,并且明显开始享受,虽然隔着内裤,也可以
感觉源源不绝的蜜汁。此时将韵筑轻轻放躺在床上,随着爱抚的加长,韵筑终于将
双腿轻轻打开了些。

  「韵筑,我要摸妳了喔,很轻很轻的..」说罢手指在她的内裤和大腿内侧接
缝处游移着,韵筑伸手搂住我,送上热情的香吻,我则挑起她的内裤,用中指压着
她微微湿润的桃源溪谷。我轻轻地撩拨着韵筑最私秘的地带,柔嫩而带有绉折的软
肉,随着指头的移动而轻摆,而韵筑,她的温热的呼吸就更沈重了。

  「小哥,不公平!我上身都光了,你还穿这幺多。」韵筑娇嗔着,同时眼中闪
过一丝顽皮。「对队对,不公平,那我只好补偿妳啰..」说着我便以最快的速度
除去身上的衣物,并且跨跪在韵筑腰际,我的肉棍早已剑拔弩张,兴奋的一跳一跳
的,丝毫不想掩饰心中的慾望,韵筑伸出手,轻轻地用双掌抚摸。

  「喔,小哥的条件..嗯.蛮不错的阿,我一只手都握不住..呵..好硬」
她好像把玩一个珍玩般抚摸着我,温暖柔细的手,让我感到相当大的快感,于是我
的慾望就更明显了。

  「呵呵呵,妳都仔细检查过我了,现在换我觉得不公平啰!」我决定趁机反将
她一军,说着说着,双手已经伸到韵筑百慕达短裤的裤头。韵筑蛮配合我的动作,
稍抬臀部让我顺利除去最后仅剩的衣物,不过两腿却又夹了起来。韵筑三角地带的
毛髮并不浓密,我欺身向前,舔着她的乳头,左手覆盖她的阴阜,指间感觉到她的
毛髮相当柔细,我不停地揉撚着,并逐渐加重力道,韵筑像是极力克制它带来的刺
激,鼻间轻轻哼着,两腿则张开了一些。

  左手往下一探,伴随着接踵而来的抚触,韵筑两腿的角度慢慢变大,而溪谷间
柔嫩的花蕾也逐渐的开放,此时我注意指间开放的花朵,粉红色的蓓蕾伴随流出的
蜜汁,显的娇豔欲滴。

  我注意到蓓蕾顶端微露的花心,心想道:哦,花心微露,这可是感受度一流的
极品哪!我用中指和无名指继续对蕾瓣做温柔的折磨,而食指则逗弄着逐渐硬挺的
花心。

  「喔,小..小哥,这太刺激了,喔..啊..不行.喔..」韵筑终于忍受
不住这绝大的刺激,而叫出声来,阵阵春水,缓缓涌出溪谷,腰肢则是像蛇般的扭
动。

  时机已经成熟,我缓缓将韵筑移向床沿,自己则站在韵筑的两腿间,用坚挺的
肉棒轻轻邀请着她的蓓蕾,眼光望向韵筑,等着她的回应。韵筑弯起双腿做了回答
,我伸手与她的手指交叉,挺腰将龟头对準那朵娇豔欲滴的花蕾,缓缓沈身,肉棒
的前端便在蕾瓣间隐没。

  「喔.小哥..」随着一阵娇呼,我感觉到一阵微微的紧缩,其实韵筑真可说
是曲径通幽,本就有些紧窄,如此一来更是紧紧包围着我。将身体往前趴在韵筑身
上,双手环着她的纤腰,鼻子与她厮磨着,舌头轻舔着她的唇,这带给她另一阵的
欢娱。

  感觉韵筑稍微放鬆了些,挺腰缓缓却坚定的将肉棒送到她花蕊最深处,不愧是
少经开发的极品,溜滑温暖,相当有弹性,内壁不停与肉棒边缘接触,感督实在难
以形容。起身站在床沿,扶着韵筑的纤腰,将肉棒在最深处持续顶着,并扭腰再花
蕊深处舞动着。

  「喔..嗯..这..这好..舒服.喔..嗯」看韵筑如此受用,我也该好
好感受一下她了,于是便化深顶为抽插,感受与韵筑做爱的快感。快感是相对的,
韵筑将双腿打的更开,并且挺腰迎合着我,提供最好的角度。美人邀约,岂敢怠慢
,我更落力抽插着,这个姿势可以清楚的看到交合的情形,只韵筑的蓓蕾嫩肉被我
的肉棒带进带出,鲜红的颜色简直美艳不可方物。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彼此都有了变化,韵筑全身变的潮红,皮肤变的火烫,
大量春水溢出,而我,则全身发烫,肉棒无比坚挺。「小..小哥,我.我快受.
.不了了..嗯..哦」如我的猜测,韵筑即将到达巅峰。

  「韵筑,我..我知道,我也..」当我感到韵筑花蕊深处涌出一阵阵滚烫的
春潮,便将臀部抬起,预备射在韵筑身上,不料韵筑很快抱紧我,力量大的超乎寻
常。「小哥..我..我想要.给..给我嘛.喔..给我..」好吧,既然如此
,我便紧顶着韵筑,将肉棒用力顶到韵筑的最深处,我发现用力时,肉棒前端可以
触到韵筑的最里面,此时她的花蕊一开一合的,阵阵挤着我的肉棒,我在也撑不下
去了(也不想再撑),腰眼一麻,几阵浓精便争先恐后地奔向韵筑的花蕊深处。

  「喔,小哥,好舒服喔!」韵筑的双颊绯红,呼吸急促,肌肤火烫,如此美女
真让人不忍离去,肉棒软软的让韵筑套着,抚身吻遍她的脸和脖子,双手更是爱怜
的在韵筑身上轻抚,韵筑闭着眼睛,享受这一切,想必也在细细回味。

  突然想到,佳人如斯,如果不与她共浴不是对不起她,更对不起自己?「流了
满身汗,我们一起沖个澡吧!」说罢不捨的离开她的温柔乡,将她抱起。

  「嗯..」她看着我,洋溢着满足的喜悦,过一会儿,她说:「小哥,你真的
好好喔,我有一种备受疼爱的感觉耶..还有啊,我今天..安全..所以..嘻
」其实像这样的美女,有机会大家谁不想疼爱呀!

  我纽开龙头,让莲蓬头的水流沖向彼此。正享受着,一阵超大的关门声响起,
糟糕,我妹回来了!「韵-筑—我翘班回来了,妳在睡吗?我们下午去..」楼下
传来由远而近的大嗓门,证实我的猜测。我赶紧冲出去,胡乱穿上汗衫、短裤,没
多久,妹走进家里。

  「老哥,韵筑呢?你有没有趁我不在欺负人家啊?不过这是白问啦,人家才不
会看上你哩,作梦看能不能梦到..哇..好久不见喔..」妹高兴的抱着韵筑,
我则从妹的背后和韵筑四目交接,彼此不约而同笑了笑,老妹呀,这次可出乎妳的
意料喔!后来韵筑真的变成我的女友,现在,老妹遇到韵筑,还会调皮地叫她「嫂
」呢!